他甚至可以称霸宇宙,可他不曾拥有家庭

虽然对S3E10有些失望,但本集的矛盾中心——Rick和总统的干架,一张自拍引发的血案——稍微一想倒也没有表面那么荒诞。事实上,作为季终,本集的主题与一整季的中心理念相呼应,一定程度上给出了一个较成熟的答案——对家庭的羁绊,以及个人对宇宙中自我的位置与价值取舍的回答。

如果让我将这三季所述的故事定一个主题的话,那么我会选择“Family”。

Rick身上最重要的角色特质之一,正如这集中借总统之口传达的,是不屈服。由于他的天才,智慧以及近神的创造力,他得以从现实世界的规矩中脱出,成为宇宙中一个绝对自由的不定因子。没有权威可以束缚他,除非他自首(第二季季终),或自愿组成一个属于自己的权威(瑞城)。而C137的Rick,自称最Rick的Rick,是其中最目无权威的人——连瑞城也禁锢不了他。他彻底唾弃“权威”这一概念,在第三季第一集中,回忆里目睹911恐袭的他第一反应是“不,这样他们就能公然剥夺我们的自由了”。在Rick的价值取向里,“权威”绝对是列于最底层的存在。他在get
schwifty一集中虽然和美国政府合作,拯救了地球,但更多是为了好玩。包括这集说的:“要换个次元居住太jb费事了。”

Rick的设定是离家多年的老人,他在家做出许多稀奇古怪的事情,乃至将家人带向危险却仍可以呆在这个家中的主要原因就是,Beth害怕再失去这个亲人。Family。

因此可以确定,Rick对于权威完全不屑一顾。他憎恶权威,并将自己置于一切权威之外和之上。而他认为最有价值的是什么呢?在整整三季三十多集的剧情中,这个疯老头唯一显示出真正关怀和珍视的东西是什么呢?显然是他的外孙Morty。他最珍视的外孙,向他最蔑视的权威符号——美国总统——提出一起自拍的要求(还不止一次),却被轻易拒绝了。这是Rick的逻辑所不能接受的。

虽然现在对于R&M的关系中最主流的就是相信本季封神之作的第七集中Rick说他选择和Morty冒险最大的原因是M的傻电波能与R的聪明电波相互抵消。M为此大怒,许多人也以此为契机来分析黑化的Morty等等。但是,如果Rick对于电波相互抵消这个理论叙述的没有问题的话,那么三季来我们可以看出Morty在不断的成长,他能灵活的运用各种科学武器,他在最后一集中甚至可以接上Rick的话,一人一句地怼美国总统,说明他在不断的变聪明,以此付出的代价有两点:一是Rick不断变傻,在与美国总队的PK中虽稍显吃力,但显而易见这个代价是不成立的;二是Rick更容易被找出,这个观点虽然没有明显的证据予以反驳,但是剧情中并没有人可以更容易地找出Rick。所以我认为Rick寻找Morty冒险并不是因为他的脑电波与他抵消,如果论傻,Jerry岂不是能把Rick的脑电波变为负数?(最后一集Rick战败)Rick寻找Morty冒险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爱,因为家庭,自己的女儿和外孙女不方便冒险,所以Morty是可以继承他衣钵的希望。

所以Rick和总统就这世上最鸡毛蒜皮的小事——和一个十四岁小孩自拍——而大干一架。从Rick的角度,他这样做起因虽是Morty,但之后却和Morty没什么关系了。他的拼命是为了证明一个观念,一个原则,用暴力证明他的逻辑——即“他的外孙>>>>美国/总统/政府/一切权威”。换言之,通过以一人之力和白宫大战三百回合只为一张自拍,他将自己的价值观凌驾于一切普世价值观之上,并要让所有人都看到,让所有人都慑服。

谈论这类动画作品,很容易转向女权,不知是我过于重视还是确实如此,比如《马男波杰克》中女性都是坚强的等。在《R&M》中对于女性的刻画在我看来是相对中立的,Beth聪明却因为青春的意外而被困于这个家庭,就像BJ的母亲一样,她们拥有的过人之处却因为家庭而泯然众人,但是Beth成功离婚了。虽然Rick一直说不能带女人冒险,可很大原因是胸脯上的肉而不是女人不配,他说Beth甚至比他还聪明,因为她是他的女儿。

说来倒与中国人自己的《大闹天宫》有点相似之处。

然而我之所以说对女性的刻画相对中立是因为这部作品中还有一位废柴的男性角色名叫Jerry。Rick在宇宙中的死敌不计其数,但都不是他的对手,他杀人如麻,从不眨眼,然而只有这个人,他虽然弱,但是他不能杀他。

如此一来,本集的主题就很清晰了,并在结尾和副线剧情完成了一次会师——Rick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抢人头无数,终于迫使总统接受了自拍的要求,之后却发现是一场空。外孙早就扔下他走了。而另一边,Jerry却不费吹灰之力,没用任何计谋,单凭傻乎乎的本能就自证了价值——他在Beth心目中的价值——并不靠武力,完全凭真情流露就赢回了一家人。在这里,我不想过多探讨这段剧情的说服力。毕竟建立在“Beth可能是个克隆”的非正常情形下,触发一些没什么说服力,看起来像是作者懒得写的剧情也不是没有可能……总而言之,主线(Rick)和副线(Jerry)剧情互为镜像,又表里一致,最终在Rick扔下枪宣布投降的那一刻如同白纸黑字显现出来:机关算尽,到头来仍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我发现Jerry是Rick的死敌的时候是第二季的最后一集,Jerry不仅贪生怕死出卖了Rick,甚至把他的家人一齐带走,Rick被宇宙监狱关押,当他被狱友问起为什么进去的时候,他绝望的眼神说出了“Everything”。当时觉得他帅炸了。

Rick战胜了他蔑视的权威,将之踩在脚下,却忽然丢失了自己最珍视的东西。而Jerry作为一个被几乎是所有东西踩在脚下的人,却不费吹灰之力得到了Rick最珍视的东西。这是本剧对Rick的讽刺,对Rick所代表的反·反智主义,反·反科学精神的一次还击吗?我个人认为不是这样的,或者不是非褒即贬那么简单。

图片 1

RaM前三季的剧情,与其说将Rick作为聪明人的代表,将Jerry作为蠢蛋的代表,不如说是将两人放在“求知”与“无知且安于无知”这一轴系的两极。每次Rick赢得某一章回的胜利,而Jerry成为某一章回的笑柄时,作品在宣传的并不是单纯的智商碾压的精英主义思想,而是号召人们去求知——摒弃一种安于现状,受到经验与成见局限,人云亦云的思考方式,去积极地,像一个孩子一样地求知。尊重真相而非表象,打破悠然自得的熟悉的环境,进入危险的处女地,探索未知的领域——这才是Rick和Morty冒险的意义。

所以靠自己能力出来的Rick忍无可忍,动用了自己的一切力量,把Jerry的靠山切除了,那就是自己的女儿Beth。他当时说了很多,大概意思就是他要报复Jerry。我们看到第三季中的Jerry如何继续颓废、懦弱(讲到这他好像太宰治?但是太宰治都比他勇敢好多),而其他人的生活如何多姿多彩。

然而生活并非全都是冒险。就像求知——即便是一个人非常重要,珍贵的特质——却不是全部特质。在任何二元的轴系上,人都是在两头来回奔波的。就像道家所谓阴阳调和的理论。Rick和Jerry在很多方面都是完全相反的两个极端:Rick乐于冒险,Jerry安于现状;Rick叛逆而Jerry驯顺;Rick受到压制第一反应是攻击和反抗,Jerry第一反应是投降和保命……在第三季第一集中,Rick的这些素质让他赢回了自己的家人。(无论怎么扯皮,Rick在季初赢得家人的心的原因仍是先前的自我牺牲和天才的自救行动。这二者虽然是截然相反的两个过程,本质却都是英雄主义的。可以说,与Jerry缩头乌龟式的人生哲学的第一次对垒,是Rick的英雄主义获胜了。)然而在最后一集中,正是同样的素质让他又输了个精光。

在他们展开了一季的角逐之后,Rick却败给了Jerry。如最后一集中Rick所说,Jerry太厉害了,他的废柴根深蒂固,他颓废到了骨子里,无论Rick多么努力都没有办法将这样的精神从自己的家人中剔除。

相关文章